情人节日记:我爱这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

2月14日是情人节,本想说些祝福,但面对一些人,却怎么都说不出“情人节快乐”这样的话。

这一天,是丁家喜律师被失踪的第50天,一天又一天,我从丁律师的太太罗胜春女士的twitter,见证了她是怎样“用尽全力”通过网络为自己的丈夫呼吁:丁律师被失踪的第10天,她开始制作自述视频,讲述关于丁律师的故事,呼吁更广泛的关注;丁律师被失踪的第20天,她尝试用中英文双语发布视频和案件进展,呼吁国际社会的关注;丁律师被失踪的第28天,她在华盛顿街头举牌;丁律师被失踪的第32天,她开始制作“一人一视频”,发动身边的朋友为丈夫发声;丁律师被失踪的第43天,她开始征集签名给公安部长寄信……

这一天,也是戴振亚被失踪的第50天,他的妻子在他失联时注册了twitter账号。她的语言冷静平实,她帮很多与她类似经历的女性转推,或留下温暖的祝福和鼓励。我想,戴振亚应该也是一个低调朴实的人,默默的为社会公义付出,始终与自己的良心保持一致。

这一天,是程渊被抓的第207天,为艾滋病感染者、乙肝病毒携带者服务,推动消除计划生育、户籍制度改革是他长期的工作,从2019年7月以颠覆国家政权刑拘后再无消息。他的妻子施明磊顶住压力和威胁为他奔走发声,也为自己争取应有的权利,温柔的力量对抗着不公义。我们看到施明磊,也就知道了程渊是一个多么好的人。

这一天,是我的女权小伙伴,大兔,跑一万公里迎小危自由回家的第181天打卡。她的丈夫危志立,大学毕业后投身劳工运动,帮助湖南100多名尘肺病工友索要合法赔偿,却得了寻衅滋事的罪名。律师、家人见不到他,并被告之即使开庭也不让旁听。她不仅是小危的伴侣,也是他社会理想的同路人,因为见不惯社会不公,他们第二次被高墙分离。

这一天,奔走呼吁了四年多的李文足还是没能与王全璋团聚,在寻找丈夫的途中,她经历了软禁、威胁、打压,成为中国人权抗争者的代表,用层出不穷的创意,让709的热度从未滑落。抗争的日子,每一天都是难熬的,但李文足每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都是自信阳光的形象。因她,我看见了不寻常的奇异,何谓美丽与尊严。

这一天,我依然不习惯通过网络平台表达对另一个人的思念,我在坚持的记录、行动,不让恐惧成为自己的影子,对抗遗忘和沉默。我的爱和分担,他一定感受得到;他的发声和行动,很多人看得见,没忘记。

爱是多么困难,但爱又是多么值得,我爱这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是为记。

2020年2月14日

李翘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