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多走一公里,让常玮平重获自由!】

10月22日,人权与公益律师常玮平被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带走,这是常玮平第二次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此前指监期间,他曾遭遇长达10天24小时坐老虎凳的酷刑,以至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至今仍失去部分知觉。

常律师曾表示,被取保候审10个多月内,因为没有办法离开宝鸡市,他没有办法与远在广州的家人团聚。这破坏了他与家人的关系,也在精神上深深折磨着他。

如果常律师此刻能如鸟一样飞翔,飞离禁锢他的牢笼,或许他的第一个目的地将会是家人的身边。从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到广州市的距离大约是2000公里,让我们为常律师走完回到家人身边的距离,共同呼吁,让他重获自由。

【我们邀请你】

  1. 以步行、跑步、徒步、爬山等方式,为2000公里的路程贡献1公里
  2. 将任何能够显示你的步数或运动轨迹的截图,分享到你的社交平台,并加上 #让常玮平重获自由#、#行走一公里自由常玮平#、#FreeChangWeiping#
  3. 将步数、运动轨迹截图发到邮箱freeweiping@protonmail.com,或私信Facebook@Free Chang Weiping-常玮平,我们会将大家的截图分享到Facebook,并持续更新大家共同为常律师走过的路程。

【为什么要集步数?】

首先,我们可以通过持续关注、行动声援等方式增加舆论压力,呼吁当局早日释放常玮平律师。

另外,我们所对抗的对象,是希望我们丧失行动力和活力。因此,某种程度上说,运动将会成为一种抵抗形式。同时,对于常玮平来说,运动也是实践自己的理念的方式。

在文章《律师之路,从公益出发》中,他曾分享,代理反就业歧视案件的期间,他开始接触性少数群体,以及多元性别理论,得以以多元的目光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并决定坚持锻炼,因为“健康和美,也可以是男人的追求。”

【谁是常玮平?】

常玮平,原陕西立刚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代理或作为原告提出多项公益诉讼,也曾担任多位公民、访民、人权捍卫者的辩护律师。同时,他也是“就业歧视律师团”、“彩虹律师团”、“问题疫苗志愿团”的成员,曾发起“艾滋就业歧视法律谘询月”活动,常年为遭受就业歧视的求职女性、同性恋群体、爱滋病感染者、疫苗受害者等弱势群体提供免费法律谘询服务。

【常玮平律师现状?】

10月22日,从年初开始取保候审的常玮平在宝鸡市凤翔县老家被公安带走。国保致电其妻表示,因常玮平违反法律规定,目前被指定居住地点监视,外界无法取得当事人包括地址在内的任何信息,也无法了解常律师是否遭遇可能存在的酷刑。据了解,常玮平被捕可能是由于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自己先前被拘捕并受到非法刑罚导致部分手指失去知觉的事情。

【为什么要声援本案件?】

作为公民,我们有责任监督政府任何滥权、侵害公民权益的行为。另外,“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推动社会改变,不能缺少愿意为之努力的人。守护与我们拥有共同理念,愿意与我们共同披荆斩棘的同行者,也是守护我们希望实现的社会图景。

【呼吁|多走一公里,让常玮平重获自由!】》有1个想法

  1. 同为一个性少数,看到这条消息我十分痛心,常律师为弱势群体发声提供法律的咨询,却不幸被如此对待,请原谅我不能为你们转发社交媒体,我仅能用微弱发声音为常律师表达支持。
    愿法律终将能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个捍卫权利的律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